上传:沉醉寒风 | 下载全本 | 书籍资料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上下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浏览字体:[ 巨无霸 超大  ]  
行距:[ 200% 175% 150% 125% ] 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大清之祸害_全文 Part 7

作者:木允锋 大小:2.97M 类型:历史架空 时间:2017-09-25
      盗,其实也不能说纯粹的海盗,这时候疍家人是贱民,而且是法律规定的贱民,别说参加科举了,就是上岸居住都是被禁止的,所以只能一辈子漂泊海上,生活极其艰难,当海盗做兼职必不可少。
  这些人起源复杂,他们自认为是东晋卢循余脉,也有说是古越族,甚至还有说是元末蒙人,总之乱得很,但他们是坚决地自认为是汉人。
  这些人来这里,实际上就是抢劫的,口号是一旦反清复明成功,能让疍家人改变贱民身份,当然这个只是次要的,主要还是抢劫捞一把。
  但他又不能纵容抢劫,因为舟山是要作为他基地的,更何况他是起兵的正义之师,反清复明军大元帅,这样的军队也不能跟土匪海盗一样,虽然理论上他的军队绝大多数都是土匪海盗。
  “走,去看看!”
  杨丰阴沉着脸站起身走出去。
  此时外面的舟山早就成了一片混乱,满大街都是挥舞刀剪追赶着剪辫子的,颇有点辛亥之后的味道,他正走着突然前面冲出一个中年人,捂着脑袋尖叫着就像有人要爆他ju花一样,后面还有一个义军士兵挥着刀,在怀里已经揣了五六条辫子,看上去收获丰厚得狠。
  杨丰顺手一把拽住了中年人的辫子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紧接着拽出狗腿wan刀,一刀给他割了下来,然后随手扔给那名正在追赶的义军士兵。
  中年人愕然了一下,忽然一摸自己头顶,紧接着就仿佛天塌地陷般一pi股坐在地上,然后痛不欲生地哭号起来。
  “列祖列宗,孩儿不孝啊!”
  他就像个泪人般趴在地上,一边捶地一边哭。
  “哭什么哭,你们家祖宗有这东西?”
  杨丰恶狠狠地说。
  “妖,妖人,我跟你拼了,康亲王,奴才给您尽忠了!”
  中年人悲愤地怒吼一声爬起来就要去撞杨丰。
  “耶,发现一只野生的包衣欸!”
  杨丰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很是惊喜地说道,紧接着他身旁几个义军士兵便不怀好意地围了上去。
  “你,你们要干什么?”
  紧接着里面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。

☆、第十六章 雷霆之杖

听着野生包衣被拖下去时凄惨的喊声,杨大帅颇为愉快地迅速赶到对峙地点,数百名疍家贼正跟二十多名他部下义军对峙。
  义军中间有四个疍家贼被控制着,而在他们身后是一家店铺,杨丰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义军当执法队使用,这四个疍家贼刚抢了这家店铺,一名看似店主模样的,正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看着,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少女。很显然除了抢劫之外这四人还试图干点别的,这样杨丰就释然了,实际上他也知道,仅仅是抢劫的话,他的义军是不会管的,但祸害小姑娘就不得不管了。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杨丰阴沉着脸走过去喝道。
  一名义军士兵赶紧上前介绍了一下情况。
  和他猜得差不多,四个疍家贼抢了这家店铺,顺便还想对店主女儿做点什么,结果正好被这队义军遇上,而恰好这队出身天地会的义军那是自认最正统的,当然不能眼看这种事情发生,他们拿下四个疍家贼,可紧接着这四人所属的海盗团就跑来要人了,双方之间形势骤然紧张,要不是郑家海盗团老大郑建闻讯赶来,说不定这时候已经火并了。
  “郑公,有劳了!”
  杨丰向郑建,也就是那指挥冲锋的黑瘦老者一拱手,这人是原郑成功部下军官,他还想说什么,但被杨丰止住了。
  “马老大,之前我说的很清楚,入城之后严禁抢劫,你们是把我说的话当放屁吗?”
  杨丰阴沉着脸走到海盗首领面前说道。
  他手里拿着一根银光闪闪的铁棍子,前端细后面粗,一边说话一边在手里掂量着。
  疍家海盗分好几伙儿,这一次是受郑建邀请,属于同盟军性质,正因为如此,这件事才难办,因为兵力缺乏,这些疍家海盗是一支至关重要的军事力量,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导致散伙,就凭义军,哪怕再加上郑建的延平王旧部也很难控制舟山,更别说抵挡接下来清军的大举进攻。
  马老大警惕地看着他。
  因为双方语言不通,需要郑建来作为翻译,当他翻译完之后,马老大立刻语气激动地喊起来,还挥舞手臂做不服状,他手下海盗也同样挥舞手臂,不过倒也没有更进一步举动,杨丰的仙人身份显然还是很有用的。
  “他说来之前说好的,东西女人随便他们抢。”
  郑建尴尬地说。
  他的确是这样许诺的,接到天地会的通知后,他就准备前来赴会,但这里和广东相距数千里,不管会盟结果如何,他都很难及时调动自己的部下,所以干脆带齐部下北上,反正他们本来就是居无定所在海上四处游荡。这样自然带的人越多越好,他索性把珠江口的各股疍家贼,包括和他关系并不算好的马家一块儿召集,想要让这些人一块儿拼命,自然也得许诺足够的好处才行。
  “以前?”
  杨丰冷笑着说:“以前不是我做主,但现在我是这里的老大,这里我说的话就是命令,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都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。”
  马老大听完郑建的翻译后立刻火了,指着杨丰大声吼了起来。
  “大胆!”
  杨丰怒喝一声,手中短棍猛然向前一戳,正好点在马老大胸前,然后就听马老大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曾经也是浪里跟鲨鱼搏斗的汉子,就像发了羊癫疯般浑身剧烈颤抖着,仿佛烂泥一样倒了下去立刻不省人事,甚至裤子上都明显可以看出尿湿,但身上却看不到任何伤口。
  四周一片死寂。
  所有人都傻了,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看着杨丰手中继续掂量着的短棍。
  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还有谁?还有谁想像他一样?你?还是你?还有你?”
  杨丰用手中一百万伏的电棍,指着刚才几个表现比较突出的疍家贼喊道。
  但却已经没有一个人敢回答,都被这诡异的手段吓住了,他现在在这些人的眼中就是真正的神仙,不是神仙谁有这本事,那短棍甚至还没真正戳在马老大身上呢,那赫赫有名的勇士就尿裤子晕倒生死不知,不是神仙谁能做到这一点?
  人是无法跟神仙对抗的。
  “你们是贱民,世世代代都是贱民,你们世代漂泊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随时都有可能被大海的浪涛吞噬,甚至就连死了也只能抛尸大海或者葬身海岛。而我给你们一个改变这一切的机会,为我而战,为大明而战,为你们的子孙而战,然后你们会拥有你们梦想的一切,你们可以到陆地上生活,你们的孩子可以到学堂里读书,你们可以当将军,你们可以成为官员,这所有一切你们都会拥有。
  而现在,你们却仅仅为了几两银子,一次在ji女身上一样能获得的满足,放弃你们将要获得的这一切,你们是不是很蠢?回答我,你们是不是很蠢?”
  杨丰掂量着他的电棍吼道。
  “是!”
  一个离他最近的疍家贼低声说道,紧接着更多的人开始做出同样的回答。
  “大声点,我听不见!”
  杨丰吼道。
  “是!”
  立刻一片声音更大的回答。
  “很好,等他醒来送到我那里去!”
  杨丰指着地上的马老大对一名义军士兵说道,紧接着又指着那四名疍家贼说道:“至于你们,我说过谁违抗我的命令就引天雷劈他,但这次念在你们初犯且没有酿成恶果,引天雷劈就免了,一人过来领一记雷霆之杖算作惩罚,如果承受不了死在雷杖下那就只能说天意了。”
  四个疍家贼哆哆嗦嗦地走到他跟前跪了下来。
  紧接着杨丰手中电棍戳到其中一个胸口,这人表现比马老大更不堪,在被电晕的时候直接屎尿横流,而杨丰并没有管他,随后又在另外三人身上各点了一下,他看似点得很随意,但在点第三个人的时候却是正点在心脏位置,而且故意顿了一下。
  很快当四人全部电晕后,郑建过去挨个试了一下,在试了第三个人之后抬起头说道:“大帅,这个人死了!”
  而这个人恰好是那个试图强jian少女的元凶。
  杨丰很淡然地点了点头。
  这个逼装得相当完美,这一下子基本上就可以震慑住海盗们了,不过这仍然不行,这种震慑只是暂时的,维持不了长久,而且他也不能就指望这几千海盗守住舟山,还必须得扩军才行。
  好在清军这一带的水师已经被他一网打尽,接下来能最短时间赶到的只有台州,杭州一带的水师,但数量不足以发起进攻,必须等更多的战船汇合,另外还有陆上的军队完成集结,这样他还有几天准备时间,当然扩军是来不及了,把藏着的那些军火运回来却是没问题的。
  另外在这之前,他还得先把乱糟糟的各军整编一下。
  不仅仅是军队,还有地方的行政也必须重新整理一下,可以说攻克舟山仅仅是万里长征踏出第一步而已,接下来还有无数的事情需要他去做,而他现在最缺乏的还是人才,原本那个碰死的县令的确是个人才,这个人在定海历史上也是很有名的,但可惜人家不愿意跟他。
  至于很快就会赶来的严鸿逵等人……
  这些人不保险啊!
  他们说白了就是一群老愤青,而且还是标准的旧文人,他们的能力不会超过康麻子手下任何一个科举考出来的县令。
  不过他们所代表的儒家另一个体系,是杨丰必须利用一下的。
  这些人实际上都是王阳明的信徒,他们的反清也不仅仅是因为民族问题,还有思想上的对立,康麻子大力扶持的是朱扒灰的程朱理学,而以王阳明心学为核心的这帮人自然被抛弃。相反王阳明在明朝可是神一样的人物,他这些徒子徒孙们自认自己掌握的才是真理,而只是因为鞑子无知所以才让他们满腔抱负无处施展,这样自然他们就认为明朝好了。
  而这也正是杨丰利用来避免自己走到儒家思想对立面的法宝,他不是儒家的敌人,他只是反对程朱理学而尊崇王阳明而已,这样就把明清对立,变成儒家学说两个不同流派之间的对立。
  话说王阳明至少比朱扒灰强得多。
  事实上他弟子王艮的思想已经非常让杨丰喜欢了,在封建时代能够喊出夫子亦人也,我亦人也,圣人者可学而至也这种话的人不是一般强悍,王艮的思想事实上已经完全接近于现代人,以至于现代到就连他的老师王阳明都将其视为叛逆。而他的徒孙何心隐更是玩起了古典版社会主义,以至于连张居正都害怕,将其直接归为妖人类最终逮捕杖毙,而后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李贽。
  但即便叛逆到这种地步,他们也是儒家。
  杨丰想要重建一个新明朝,必须也得有自己的思想体系来作为依托,儒家根深蒂固,他不准备把这棵大树拔出来,因为他也没有能力重新栽一棵,这种事情是需要百年甚至几百上千年积累传承的,他一个靠金手指吃饭的穿越众哪有这本事?
  但他可以把这棵大树强行掰弯嘛。

☆、第十七章 大战在即

拿下舟山城并不意味着整个舟山岛就完成控制,还有少量清军据守在岛上几个不同的据点,把清理任务交给手下后,杨丰以最快速度前往自己埋藏军火的小岛,当天晚上就运回了那里的所有二十多吨军火,这就是他短期内的全部倚仗了。
  这些军火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手榴弹,在这个时代里,没有比这更好使的东西了,无论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海上。
  虽然这时候火炮火枪已经很普遍,但真正解决战斗的,还是近距离刀剑长矛的肉搏,哪怕是在海战中,接舷战仍旧是最终决定胜负的手段,至少在东方来讲这还是主要作战方式。而手榴弹这东西恰恰就是最适合这样战场的,这时候的军队没有分散冲锋的习惯,都是尽可能密集的作战,一枚手榴弹炸倒一大片,之前的海战中,最高记录曾经一枚手榴弹废了整整一船三十多名清军。
  未来这就是杨丰给他那帮乌合之众创造奇迹的法宝。
  还有就是火箭筒。
  这种东西在海上完全可以充当大炮角色,真正的大炮对他反而没用,因为除了他之外不可能有人会用,那些海盗们会用前膛炮并不代表会用后膛炮,至于迫击炮就更别提了。
  但火箭筒他们会用。
  在张老二,他就叫张老二,在他学会熟练使用,并且摧毁多艘清军战船后,已经有很多义军士兵放下了对仙家法器的畏惧,开始学习如何使用,他们都知道了只要眼睛看着瞄准镜,对好想要打的目标扣扳机就行,这种傻瓜式操作的武器太容易上手,虽然火箭弹组装对他们来说还略有些难度,但头脑聪明的也已经开始有样学样了。
  所以,杨丰这一次仍旧主要是这两种武器,至于自动步枪,机枪,榴弹发射器什么的给他们也是浪费,估计不会比后世拿着ak47的黑叔叔强多少。
  在把军火运回后,他立刻将手下进行了整编,当然,也不能说是真正的整编,只是进行一下必要的火力配置而已,把他的义军选出一批专职的投弹手,两人一组发十枚手榴弹,分别派驻到疍家海盗船上。舟山四面环海,只要海上打败清军水师就立于不败之地,而一旦再打海战这些船直冲清军战船就行,冲近到十几二十米直接扔手榴弹,先把船上清军炸个血肉横飞,看情况差不多了再冲上去由疍家海盗们清理剩余的,顺便把船抢了。
  而他的舰队核心则依然是女武神号,这艘船上配火箭筒,一旦交战它负责冲乱清军,虽然目前他手下还没有会驾驶这艘船的,但这个不要紧,让华莱士那些人继续给他干活儿,反正这时候他们也没地方去,不干小心扔海里喂鲨鱼。
  对此华莱士也无可奈何,他们现在属于上了贼船,想跑也跑不了。
  好在杨丰承诺,如果有欧洲商船过来,不管是哪国的,都会放他们上船回去,而且还让他带走雪花球和音乐盒,另外赠送一套铝合金餐具,搞得就像街头促销一样,不过也的确让华莱士横下一条心来。
  除了这些,在舟山杨丰还获得了大量军火补充,大炮,鸟枪,弓箭,刀枪都有的是,这里好歹也是定海镇总兵驻地,海防最重要的要塞之一,别的不说军火首先充足的很,不光是军火,其他粮食也有的是,足够杨丰这几千人吃两年的,而且这仅仅是官府仓库里的,还不算民间那些商人手中的。
  总之除了缺人,杨丰现在其他什么都不缺,定海县衙和海关的仓库里还存着好几万两银子呢!
  这地方是目前的四大海关之一,江浙闽粤四关,浙海关也就是宁波海关,但宁波海关分两处,宁波只是一个总部性质,真正的海关就在这里,定海不但有海关衙门还有专门招待外国商人的红毛馆,每年给康麻子收大量税银,今年前段时间收的还没解送,结果全便宜了杨丰。
  总之舟山现在已经算是落入他手中了,接下来就看他能不能守住了。
  而他的敌人……
  怎么说呢,说强大也很强大,说不强大也不强大。
  康麻子拥有百万大军,强大的铁骑,可以说随便拎出一支骑兵就能灭了他这点乌合之众,但这没什么卵用,他们又不能飞过海面,哪怕舟山到镇海也就才十几里海面,所以只能和他拼水军,但这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,康麻子那点水师还是没什么可怕的。
  首先最近的。
  他现在用不着考虑太远的,因为就算八百里加急,他占领舟山的情报送到北京也得五天后,然后北京做出反应,再把命令送到南方,这又得五天时间,一来二去十几天过去了,如果加上各地调动时间,估计一个多月过去了。
  舟山属浙江,浙江属闽浙总督管,这时候的总督是郭世隆,汉军镶红旗,左梦庚部将郭洪臣的儿子。
  他下属在浙江有三个拥有水师的绿营总兵,从北向南依次是定海,黄岩,再向南是温州,就这三个总兵手下有水师,现在定海水师全军覆没,最近的也只有黄岩水师了,这时候估计也就刚接到信儿。
  这个时代杨丰发现对自己最有利的就是信息传递速度慢,就是八百里加急,从宁波把消息送到黄岩也得大半天时间。
  不过因为他的存在,对手肯定不只闽浙总督的人马,很有可能会加上两江总督的,虽然这里不属于两江防区,但谁叫他是康麻子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人呢?
  两江总督阿山肯定要迫不及待地展现自己忠心。
  这样的话杨丰对手一下子增加了,因为两江总督属下离他近的还有苏松总兵,崇明总兵,另外驻镇江北边的瓜洲总兵也可以很快顺流而下出长江,航程不会超过三天时间,这样算起来到三天后,舟山将迎来四镇总兵麾下最少也得在一万到两万之间的水师进攻。
  这是一场大战啊!
  “打,打他娘的,一战让鞑子们破胆!”
  在明白面临的形势后,一帮正在热情劲儿上,而且对仙人有着充足信心的义军将领们挥舞着拳头喊道。
  “对,就是要一战让鞑子破胆!”
  杨丰很满意地说。
  “还有,我让你们找的酒瓶酒壶都准备好了吗?”
  紧接着他说道。
  不久前杨大帅发布了一道奇怪的命令,要求所有在舟山城的军队给他挨家挨户找酒壶,不要大的酒坛子,就要小酒壶,当然也不限于酒壶,只要是小的,能够扔很远的,所有壶类物,小的酒坛子也行,只要装满后重量能扔出去就行,哪怕花瓶子甚至小一点的尿壶都不嫌,要是有红毛鬼的酒瓶子就更好了,当然必须是瓷的或者玻璃的。
  一帮将领赶紧点头。
  “那就都抬过来吧!”
  杨丰说道,首先他一挥手,身后两名卫兵抬着一堆酒瓶子过来摆在大堂上,这是女武神号上的,被他全划拉了过来,就在同时那些将领们也各自把他们手下搜罗的类似东西抬进来,一箱箱一筐筐搞得就像杂货市场一样。
  杨丰很满意地看着,突然间把右手往虚空中一伸,紧接着凭空拖出一个齐胸高,一抱多粗的绿色铁皮桶来,然后又往里一伸,又拎出一个看似大号抽子的东西。他拿手下递过的斧子和凿子敲开桶上一个小盖,把抽子伸进去之后,随手抓起一个巴掌大的小酒壶,把壶口放在抽子的口下面,很快抽出里面清澈的液体灌满酒壶。
  这时候一种浓烈怪异的香气扩散开。
  而杨丰则在一片茫然的目光中拿过一块破布,直接塞进酒壶的口里,又小心地擦净外面沾着的那种液体,示意看热闹的人后退。
  就在众人后退时候,他拿出他那个神奇的自来火,打出火苗点燃垂下的布条,然后狠狠地把酒壶砸向对面墙壁,带着火焰的酒壶瞬间在上面撞成碎片,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,恐怖的烈焰骤然升腾起,就在毫无任何可燃物的石头墙壁上熊熊燃烧起来。
  “如果咱们的每一个水兵身上都带一个这东西,到了战场上会怎么样?”
  在一片惊悚的目光中,杨丰得意地说。
  好吧,这是一桶印刷用的稀释剂。
  原本最好是汽油的,但这年头桶装汽油很稀罕了,加油站很好找,可那个得插卡,倒是被他很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大帅府居然就可以直通一家印刷厂,那稀释油墨的香蕉水一桶桶成排摆在那里随便搬就行。
  这东西也是可以做**************的,而且这个实际上比汽油更凶残,因为它的挥发性远超汽油,也就更加容易形成爆轰效果,更重要的是可以补充他手中手榴弹的不足。手榴弹不可能给所有士兵装备,但香蕉水******却可以人手一个的,砸到清军战舰上效果远超手榴弹,后者不可能炸沉一艘战舰,但这个就算扔在女武神号上,也有可能变成灾难。

☆、第十八章 炮轰杭州

“妖人?一群奴才!”
  杭州将军丹岱鄙夷地说道。
  他率领的三千旗军刚刚到达这里,还没平叛先把老百姓搅了个鸡飞狗跳,这些家伙在杭州早已经是恶名昭彰,当年曾经干过拿西湖放马的壮举,至于其他放高利贷,抢老百姓东西,霸占人家妻女房产之类都是家常便饭,康麻子这几年为了民族融合也开始给他们套笼头了,正感觉压抑难受呢,现在终于可以舒舒筋骨了。
  三千旗军刚进宁波就闹出十几起强jian案,上百起抢劫事件,现在知府甘国璧正跪在他面前,求主子们开恩收了神通吧!
  当然祸害老百姓的也不光他,浙江提督赵宏灿就坐在他下手呢!
  他是赵良栋的儿子,他爹刚死没几年,也算得上是忠良之后,将门虎子,当然这是对康麻子而言,他的军队纪律相比旗军来说也是半斤八两,这年头不打仗当兵的没法发财,但一打仗就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了,这万两黄金说白了都是抢的,这一次是平叛,没有敌人可抢,那也就只能抢老百姓的了。
  说实话这是没交战,一旦交战了砍老百姓脑袋冒功这也是必须的。
  这都是规矩,这些将门世家出身的都是很守规矩的。
  除了他俩之外,黄岩总兵徐九如也率领水师的数十艘战船几乎同时到达,但可惜到达后一头扎进了象山湾,躲在里面不出来了,别说反攻定海了,就连镇海这边他都不敢来。
  他又不傻,施世骠手上的水师比他强多了,都被人家打得全军覆没,满海面都是漂浮的死尸,他过来时候还捞起好几具,就这情况他跑去强攻定海那不是自杀吗?
  他的理由也很简单,得准备好破妖法的利器,比如说马桶,大粪汤,女人的月经布,
  呕……
  不过这个理由还是很合理的,定海水师幸存官兵无不竭尽全力地描述那妖人是何等厉害,隔着好几里路手一指,就看见一道妖火飞来,然后一艘战船就被烧成灰烬,更兼手下妖兵人人皆会是雷法,手一扬就是一记妖雷,这边就死尸枕籍了,要不然他们怎么败得这么惨呢,不是他们不拼命
   目录